艾友网
艾友网.com
『活动』:国庆放假买二赠艾博

将艾滋病的流行,归咎为黑人的“性乱”,也是错误的

2018-10-30 艾友网

在艾滋病流行的早期,出于对该病的无知,将该病的流行归咎于某个群体,曾经是比较通行和“省事”的做法。比如北美地区20世纪80年代艾滋病流行早期,曾将艾滋病起名为“男同性恋者的癌症(gay cancer)”,原因在于很多男同性恋者死于该病。撒哈拉以南非洲是艾滋病重灾区,于是有人将此归咎于黑人的性乱。

美国国立卫生署(NIH)的科学家指出,艾滋病病毒早年是通过黑猩猩传播于非洲草原上的猎人。但由于其可以通过性传播,而非洲一些地区性别不平等严重,老年男性往往占有更多年轻女性,另一些地区则有残酷的“割礼”,导致女性外阴受损而易于在性交时受到病毒侵袭;非洲地区的战乱、奴隶贸易、部族冲突中的大规模强奸行径(如刚果、卢旺达、苏丹、尼日利亚等地均有发生),也都是艾滋病传播的重要原因。

因此,将艾滋病传播归咎于黑人性乱,是不公正的,因为这忽略了对非洲地区政治、经济和社会背景分析。数据已经表明,撒哈拉以南非洲近年来新发感染下降了42%(同时伴随着一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);同样,北美地区没有对艾滋病人的入境限制,黑人人口比例也很高(美国高达12%),但这些年来却一直保持低流行。这些都可作为驳斥上述错误观点的有力论据。

要想准确解读艾滋病疫情数据背后的信息,并回答本文开始提到的那些问题,需要在掌握全球和中国的艾滋病疫情数据的同时,对其背后所涉的社会公正、立法执法、边缘人群状态、社会性别乃至经济发展、政治架构等诸问题及其勾连做出深入的比较与研读。这显然是一项难度巨大的工作。笔者学力尚浅,难以企及。但深入的思考、广泛的阅读和开放的讨论,有助于我们避免做出武断的、缺乏证据基础的“拍脑袋”的结论,尤其是杜绝那种将疾病流行发生的原因,简单归咎于某个受影响群体的做法,这种做法,不仅可能会对该群体造成进一步不必要的伤害,更重要的是,它会转移我们的视线,让我们偏离严肃的思考和公正的研究,从而忽略背后的真相,丧失抗击艾滋病的最佳时机。

艾滋病年死亡人数逐年递增,凸显出中国抗病毒治疗和药物可及性存在挑战;而新发感染人数的增加,又说明我们的艾滋病预防体系和相关社会政策没有完全到位。随着中国艾滋病人口基数的逐年增加,所谓“洪水猛兽”来袭之说,也并非毫无根据之辞。挑战在即,忧思图存,还望各方共同努力,以公正、开放、自由的态度,勇敢应对现实而非粉饰、回避之,笔者希望以此抛砖之文,引方家之玉,不足之处,还请专家指正。

如需艾滋病咨询或购买艾滋病试纸请联系我们,电话微信:131006628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