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位50岁爱跳广场舞的大妈亲身讲述:原来艾滋病离我们老人也很近

2020-04-29 腾讯新闻

自述:薛阿姨

我今年50岁,特别喜欢跳广场舞,那段疫情在家的时间,我都会在房间里跳,儿子觉得我太闹腾,影响他在家办公,儿媳觉得我影响孙子学习,一家人火药味十足,搞得很不愉快。

其实我那段时间主要是想练会一支舞,那是老周教我的,他是我们的领舞,也是个退休人员,我们都是比较喜欢追求晚年的自由,我们养大了儿女,我们的历史使命就算完成了,每代人有每代人自己的事,我们的义务已经完成了,我们该享受下我们的权利了,所以我们舞队大部分老人的子女都还是比较开明的。 

老周是一个特别懂浪漫的人,也跟我一样,是丧偶,每次来跳舞,都会为舞蹈队的姐妹们带点自制的点心,大家分零食的那一刻,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,感觉我们都回到了青春时代。老周教舞也很用心,每次教交际舞的时候,老周都会刻意陪我多练一会,也一直鼓励我要好好保持身材,他提倡老年人也要拥有完美的体型。 

我们都很崇拜他,所以疫情期间,老周给我布置的课程,我才要那么抓紧时间的练习,就像小女生在男神面前挣表现一样。就这样,我越是痴迷于广场舞,儿子对我的意见就特别大,他说儿媳妇总是向他抱怨,他又不好阻止我的兴趣爱好,夹在中间非常的难做人,但是我当时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幸福世界里,儿子的委屈完全没有理会进去。

直到最近老周不断缺席,我才发现事情变糟糕了,打电话也不接,就像人间消失了一样,最后听姐妹们说,老周染上了艾滋病,还说某某那几个姐妹可能也着了,因为老周一直和他们保持着恋人关系,可是这些我都不知道啊,我一直以为老周对我一个人是情有独钟的,而且我们也好过,这下我不是也有可能被感染吗?

后来我也出现了长期的腹泻,每天都觉得头昏脑涨的,整个人都很乏力,儿子看我整天在家里睡,一直要求我去看医生,但是我都找其他理由搪塞过去了,因为我已经悄悄的去检查了,我确实感染上艾滋病了。

只是听医生说,这是前期的一些正常反应,如果调整的好,进入稳定期后就跟正常人差不多了,所以我现在悄悄的吃药,悄悄治,积极的配合治疗,就怕被别人发现,你说染上这种病,你叫我怎么敢跟儿子说啊!

我呼吁:“不恐艾,不歧艾,预防艾滋病,人人有责”作为一名艾滋病患者,我在小思医生这里打call!       

感谢薛阿姨的分享。

关于艾滋病,我们还有太多的误区,小思医生鼓励大家积极分享自己的“战艾”经历,我希望通过我的企鹅号,让更多人了解艾滋病、预防艾滋病,做到不“恐艾”,不“歧艾”。

艾滋病试纸在线订购:艾滋病试纸,咨询手机及微信:13100662828

相关阅读